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非空 王中王的博客

“我+无我”全是我 一切包容在我中 0+1=0 +++++0+++++

 
 
 

日志

 
 
关于我

“我+无我”全是我 故讲大平等大博爱大宽容 全通一切宗教门 能断金刚大真理 放之四海必皆准 无为大法我已宣 圆通一切 通吃一切 超胜一切 救度一切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初 我是终 真实大乘莫错过  

2011-09-04 15:2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万牢记我阿弥陀

一切人类和诸天  不可忘记阿弥陀  我说净土大救门  普被三根大决定  大方便力无疑问

重诺千钧不可改  除犯五逆谤正法  我门不度需另求  此外一般犯罪人  即便杀人杀傍生

只要未达绝善根  不算五逆罪之一  我必承诺要救你  只需临终十念我  阿弥陀佛十念足 

一心不乱需牢记  再大难忍大痛苦  你要忍住别恐怖  咬紧牙关要喊我  我必接你必救你

免你诸罪必偿約  还你清白去西天  我要提醒佛教徒  不论你修何大法  不可凭你小聪明

看不起我阿弥陀  以防万一有闪失  错失救你阿弥陀  你要后悔来不及  平时你要发大愿

诸恶不作众善行  不用搞得太复杂  千万不可绝善根  否则你我救不成  你需牢记我所说

万无一失补救门  免你大罪同基督  你我约定在世间  我不欺你必偿约  你不欺我徦忏悔

至真至诚好做人  千万牢记阿弥陀  我最后做补充说  无上法王阿弥陀  说法从未达至顶  

即便你犯五逆罪  诽谤正法不可救  是不是说就一定  念我弥陀算白念  因我说过我不救

我今明确告诉你  你做菩萨不够格  西天极乐去不成  并不等于不救你  你当牢记不要疑

临终十念或更少  哪怕仅仅念一句  我已交付地藏王  大神通力遣生天  永远不堕三恶道

祥细请读地藏经  如来说法忉利天  必救人天不下堕  各门各派宗教徒  微尘一粒地球上 

一切男女大罪辈  还有什么了不得  解决不了的问题  是我五百大誓愿  常住恶世不曾灭

我为一切正宗教  真实救度做证明  是我古佛转法轮  无为大法是我说  同是释迦佛所说

因为释迦佛是我  安拉基督或上帝  其实同是指的我  法身如来普贤王  一切凡圣全是我

至尊至大是我说

人得自由必然全是我 从此不再有为什么

无为大法显神威  大方便力大决定  救你人类不下堕  救你傍生逃三恶  千古仇怨宿债清

还你公道在人间  杀杀轮报因果链  一刀斩断全了结  是我诸佛大导师  一切上师无上师

各类真实宗教门  说法各异方便多   其实是我一相味  大无为而示差别  佛法八万四千门

道门三千六百朮  基督教门伊斯兰   以及其他正教门  实相真理是根基  最高教理大无为

否则不言度众生  众生求度別指望   因为救你不可能  虚妄欺世当算魔  如来不说虚妄法

亦不自夸说万能  我说救你必不虚   并非因我大超能  真真实实你是我  我才敢说皆普救 

众生可救大因缘  无始已经早注定   往昔我说一切法  佛经圣经古兰经  道德五千等等说

或权或实一切说  通通没有全说透   因为时机不成熟  不可提前漏天机  故我从来不露脸

亦未说过有我在  我未开许示底牌   三世诸佛及诸圣  绝无例外不多言  不到游戏结束时

导演演员不登场  既便我要登场说   我必借戏借相说  导演演员入戏说  就有三世诸佛出 

尔等一切大菩萨  能有几个认得我   一切戏中各类角  能有多少明白人  我是谁你又是谁

基督安拉各是谁  上帝真主一切佛   他们各各又是谁  我说通通都指我  我有超级大威权

握有权柄免你罪   伟大无比顶上顶  你我界限不可越  但我又把大法传  依我言教去做人

你若百分百做到  你必打破你我界   你即是我我是你  法界顶上名世尊  伟大的人类众生

全得自由全是我  救度原理简简单   不可提前给你说  我今登场全说透  从此再无为什么

附:地中有藏金  挖土方可得  地中无藏金  徒劳白费力  你可听得懂  我是说慌吗?

    我到底是谁谁明白 真实救你不多说

人人张口我如何  我我不断说不停  其实并不真明白  自己到底在说谁  我是谁你又是谁

他来张口我是谁  说来说去胡涂语  不知我我何所指  自以为是颠倒说  颠倒想又颠倒行

一切迷乱成颠倒  偏把颠倒当正行  假我非我硬当真  真我是我少人知  知我者希我知贵

不知我多不承认  芸芸众生尘沙数  千奇百怪名相异   眼花心迷互不知  到底归根你我谁

问天问地问人人  天地人人互不知  有谁真的说得清  我到底是谁谁知   三世诸佛说法法

我如来正遍知者  知道说道开道者  传道者尔等人天  阿修罗等皆应到  观无上尊听我说

“除佛灭度后    现前无佛陀”       尔等不可乱认我  千万千万别搞错  穆罕默德说古兰

自称先知唱赞美  安拉伟大确全知  大智大能无可比  赐你一切当感恩  人与傍生我都救

尔等不可滥杀牲  当依古兰行度杀  必须高声念安拉  至尊至大王一切  必须人畜耳根闻

不入耳根不入心  不算给我打招呼  不能启动我法力  度杀必然没成功   等同杀罪非我做

所得肉食非清真  严格按我开许做  你必得我赐大福  否则违我胡乱做   你必大祸要来临

真主伟大当赞美  救你承诺胜千钧  依我言教好做人  是我开示古兰经   朴实无华文字美

至真至诚不欺我  我必还你大公道  人与傍生皆得福  我未说明为什么  你亦不要太明白

时机未到不透说  天机不可过早漏  我说古兰开大恩  伟大无比不过份  人啊一切牛羊驼

你当知恩报我恩  耶苏基督降人间  人子神子我唯一  我亦不给说明白  亦不给说为什么

我有权柄免你罪  救你一切大罪人  人类你不相伩我  犯下滔天杀我罪  十字架上钉死我

杀害救你圣基督  人类史上大耻辱  惊天动地撼人心  我又复活明示你  人子神子必无死

人类入信方得救  救你得福真不易  高昂代价我不悔  我来人间无他事  救你人类大罪人

救你傍生逃三恶  博爱平等宽容教  化解宿世诸仇怨  了结宿世诸恶债  斩断杀杀因果链 

我有超极大威权  至高无上唯有我  我未明说我身份  并不影响我救你  人得大救时未至

大救时刻必来临  我方闪亮大登场  明明白白告诉你  你我到底指什么  并示你一切真理

壮观的历史现象在说法

是我法身大古佛  是我密义表说法  说我大通智胜佛  转轮圣王家出生  十劫坐道未成就

无上正等大菩提  我未现前说我故  大通智胜不成佛  三世诸佛不例外  必要等我开金口

否则没有三世佛  自我大通智胜佛  始转无上大法轮  来之不易需劝请  诸大梵天功不小

供佛劝请总有他  十六沙弥众王孙   劝请功劳少不了  过经两万劫数已  我方始开密藏门

宣说大乘无量义  称名妙法莲华经   十六王孙方入我  不退菩萨摩诃萨  授记值四万亿佛

功德成就当作佛  现今十方说法者  十六数中就有我  称名释迦牟尼佛   娑婆世界十亿洲

除此之外各十方  有我释迦分身佛  其数无量恒沙数  诸佛国土常住世   所谓示显灭度事

其实非真我未灭  秘密神通化显事  亦示灭身表说法  尔等不要永胡涂   自我大通入灭后

为助十六大菩萨  我化诸佛出世间  壮观现象未曾有  是我密义表说法   笫一代威音王佛

初佛后佛二万亿  同一名号威音王  为何都叫威音王  其实是我告诉你   名相诸佛非真佛

现前无佛相非佛  诸佛来去示生灭  通通都是我演戏  尔等千万别搞错   同类现象反复出

是我反复在暗示  我化日月灯明佛  前后各代同名号  同一姓氏普罗堕  让你值遇二千亿

文殊说及值二万  通无例外全是我  最后一代日月灯  宣示法华经已毕   交付法藏给妙光

留下八个佛王子  师从妙光做菩萨  相继成佛全不少  最后成佛天中天   即是燃灯大古佛

或名燃灯大天尊  诸仙导师从此出  给你释迦授佛记  来世成佛燃灯授   号称释迦牟尼佛

二千亿云自在灯  同一名号不间断  其实还是我化显  助你常不轻菩萨  园满十地菩萨行

又值千万亿诸佛  其实还是我而已  一部妙法莲华经  统摄一切佛深密  诸法实相笫一印

是我如来笫一说  如来所说一切法  如来一切神通力  如来一切密要藏  如来一切甚深亊 

皆由此经宣示显  敬告一切修行人  你若真想得密法  不通法华做导引  无我法华指南针

要得诸佛甚深密  实在实在难上难  我释迦牟尼佛说  显密一切诸教法   法华确实是笫一

其余我说渚经法  华严经如来藏经   拈花微笑示禅机  心中心大陀罗尼  大隋求佛力隋心

。。。。。。。  不管你修何密法  不可缺我法华经  否则很难真通达   成道成佛无是处

说法时空有多大

我今说法胜空前  法会空间大无边  无始尘劫未曾有  未来亦不会再来  天机漏尽再无说

你还要我说什么  法界中心我说我  同体大悲说你我  一切有情心中心  同心同体心传心

三位一体众生相  是我如来说法相  是我说你在我心  是我说我在你心   以心传心无言说

我借言说表传心  心即是我我即心  法界唯一无碍心  大如来藏金刚藏   莲花藏正法眼藏

涅槃妙心无边光  法身如来大古佛  华藏庄严世界主  园通无碍达一切   有言说或无言说

有时间或无时间  一切我显全身相   正显示和颠倒显  包括一切有情相  三身园满法报化

人间我显应化身  以及一切分身佛   是我正显诸佛身  此外菩萨金刚神  罗汉独觉等圣人

魔王魔众及诸天  非天以及诸凡夫   六道轮回各类众  不同程度心颠倒  是我颠倒显化身

不论正显和倒显  通通有我紧相连  从来不曾分离过  生死涅槃我同在   大悲不离众有情

即便地狱你受苦  我必跟你在一起  唯一区别有一点  苦乐幻觉你享受  我却恒住大涅槃

地水火风空大相  是我大身局部相  你们可称器世间  其实是我大佛身   佛身毛孔多无数

藏容无量大千界  大小互容重重开   无量情器诸大千  重重无尽不可说  远超人类想象力

我虽广大无边际  包容一切无例外  但是一粒芝蔴籽   亦可把我全装下  可我照样大无边

不可思议妙无穷  你想不通不要紧  最终你会全明白   法界中心在何处  难道你还不明白 

无所不在尽虚空  是我不可分割身  遍住分住一整体   常住世间一切相  我非世相非性空

我亦非是断灭空  恒常寂灭大无形  故名空非空大王   是我说法为我说  你即是我我是你

南瞻部洲人类啊, 闻我说法别恐怖,  尽可展开想象力,  破你思想假牢笼,  地球庞大如芝麻

娑婆世界十亿洲, 在我手心香水海,  巨大莲花廿五层,  第十三层即娑婆,  亦名三千大千界

释迦常住娑婆界, 其实范围大得很,  远超娑婆世界外,  有我释迦分身佛,  其名各异某甲佛

数量多如恒河沙, 十方世界无穷尽,  常住不灭导利生,  当然还有其他佛,  比如大通智胜佛

所生十六王孙佛, 其中有我释迦佛,  除我之外十五佛,  情况和我差不多  各在十方常说法

亦有分身无穷尽, 分住他方各世界,  无量无边不可数,  穷尽语言难描述,  无量世界无量佛

无量众生难尽说, 法界一切有情众,  是你听我说法法,  你等到底在何处,  全在我身在我心

我在说法你在听, 其实是我自己听,  为了救我全通我  我唱自救救世歌,  法身如来是我说

         唯人最贵唯人最美唯人最大福

三界六道众生灵, 唯人最贵人最美, 唯人最福胜诸天, 人当珍惜不空过, 所谓中土难生地

并非仅指印度域, 其实通指是人间, 能生人间即顶福, 即便共生傍生类, 亦得沾光有大福,

为什么持如是说, 六大均衡宝人生, 堪为法器修佛法, 一切佛陀菩萨身, 一切金刚神力士

一切诸天福受用, 必经人身可求得, 除此没有第二道, 诸天非天天人身, 六大缺乏地坚性

确实无能比人身, 地狱饿鬼之身体, 更非人身可比拟, 傍生六大虽均衡, 大多愚痴缺智慧

六道唯有人最美, 具足一切无短缺, 只要能得人身体, 不管你有多大罪, 仅凭人身和人心

就可转成佛金身, 得大解脱得完美, 自证免罪得自由, 唯我人身可成办, 可惜大多数人啊

糊涂空耗太可惜, 重堕三恶难阻止, 再生人间甲上尘, 法界中土人居中, 一切当为人服务

与人共生傍生类, 担此重任大福分, 人间生态大平衡, 各类傍生要尽力, 罪报之身立功多,

为人服务供劳役, 都是为了消罪业, 背负杀债要还清, 了结与人宿仇怨, ;来生人间才有望

要想讨回作人权, 夺回做人大福份, 只有借助人之手, 人类大多太糊涂, 内心深处仇怨深.

无知杀杀轮报到, 贪吃贪杀自不觉, 要杀要吃没个完, 过度又造多杀业, 招来大祸没感觉

善根断尽良心坏, 慈悲种子要灭绝, 福报人生空耗尽, 乌呼哀哉必下堕, 是你愚痴害自己

我做傍生马牛等, 改恶从善修口德, 恨毒害心不再生, 想造杀业不容易, 供人劳役心不悔

自愿受杀还罪债, 尽早还清是我愿, 只望有人大成全, 我当还你血和肉, 因为是我欠你的

宿世我作人类时, 亦曾过度杀傍生, 我得罪报作傍生, 如今轮到你做人, 我愿奉献一一切

全部了结不留余, 但我不想再害你, 故我必须提醒你, 你当求得两全法, 同时能救你和我

我脱罪身献血肉, 于我确实得大益, 你失人生贪口福, 对你确实太悲哀, 我不想害你故你

必须慎重又慎重, 你若未得尚方剑, 未得开许得免罪, 千万不可胡乱来, 你我同是平等辈

互相无权执司杀, 确实我欠多命债, 但你私下不可作, 滥用私刑犯大威, 你必遭来更大祸,

害了你救不了我, 重堕杀杀轮报苦, 确非我想非我愿, 是否能来大救星, 还我公道在人间

救我人类不下堕, 救我傍生逃三恶, 伟大无比你何在, 求你高抬贵手举,. 开恩开恩再开恩

              我乃大悲救一切 握有权柄免你罪

欠债可以不还吗  有罪可以免罪吗  确实如是沒问题  是我明确回荅你  简单不过一句话

举手之劳不费力  我大施主开大恩  赐你一切供你玩  不论何说或何做  皆与实相不相违

不必一定用超能  救你不再和你商  我开有限度杀门  免你杀罪赐净禸  还你公道必让你

受度傍生罪债清  人与傍生同得福  斩断杀杀轮报链  无量劫数恶因果  从无间断恶作剧

当结束彻底干净  一切人类和傍生  得我赐福当感恩   报恩赞美伟大主  至尊至大唯一我

赐你人道最大福  同生善趣人最贵  唯人最美最大福  你当珍惜不放逸  散慢度日空耗过

大小愿求皆应可  唯除恶法不入中  不要自卑不敢想  赐你无罪尽你能  完全开放你的心

既便说你想夺取  如来宝座要逼我  如来如来快退休  我必赞美你胆量  定当成全你心愿

一切众生当效法  若能都发此大愿  我必欢呼必帮你  正合我意求不得  无量劫数我辛苦

常转法轮不休息  等的就是唯一亊  一切众生萌大心   敢把皇帝拉下马  如来宝座当让你

我当退休大涅槃


            时间的相对性 

常住法身寂光土  自化自显自受乐  我身行境报身刹  纯光世界时间无  我展色身属化身

亚光层次时启动  地水火风空五大  各类时空变无穷  生灭万法生灭相  时间场中配套走

天界一天同百年  早出晚归走人间  同日来去如出差  历经人间数十载  回归天庭还依旧

不过离开才半天  时间是个活妖怪  让你人类难捉摸  伤透脑筋不可解  我说妙法莲花经

法华大会盛空前  历经时间数十劫  会众感觉如半天  未来时间五十劫  我已用完供说法

回归现场耆阇崛  人间依旧同一天  若照尔等来推测  我说法华已过去  二千五百年有多

众多佛徒早忘记  菩萨教法已变味  可我法华说法会  还未开完正进行  人间才过二千五

岂能跨越五十劫  我乃法界顶上尊  时间有无由我定  时间起动从我始  时间到我即终止

世间一切生灭相  是我所造名相法  通通无我算性空  完全随我意志定  随心所化变无穷

如来神力大自在  广化无边大千界  一切情器诸万法  我欲怎变就怎变  但我要给说明白

我非万能非全能  如来大能了不得  只能限于有为法  无为法内一一切  我却无能做改变

不生不灭不增减  不可违越不可改  故我必是唯一我  我造一切必无我  无我一切名相法

根本不能奈何我  法界实相简简単  我加无我还是我  一切情器二世间  法界整体全是我

我化报身及化身  三世诸佛及分身  通无例外可示灭  此外我化菩萨众  金刚力士和圣人 

六道轮回各类角  通通都有入灭时  地水火风空五大  更有劫灾不可免  以上通是有为法

除我法身和报身  不受时间的限制  其余一切虚妄法  名相性空或无我  可随时间示生灭

来去进退你可见  但有一点需明白  我造一切皆可灭  唯我不灭达永恒  三世诸佛可入灭

但亦可以不入灭  大树有根通无碍  不死之根永相连  入灭并非真入灭  不过秘密神通事


  我向一切受宗教法庭迫害的科学家道欠

法界中心我说我  我即法界一一切  我之所在说法地  当然就是中心地  所谓地球中心论

封建教会极支持  迫害异端科学家  歌白尼持日心说  布鲁诺被活烧死  伽利略被终生禁 

教会所作大耻辱  愚昧透顶当反正  审判进步科学家  我今平反全昭雪  公元元年我降世 

称名耶稣大基督  时间从我开始流  时间到我即终止  法界唯我造一切  故我基督降生地

敎会误解著迷相  错把偶像当真我  偶像所在的地球  自然误解成中心  所以教会极支持

托勒密的地心说  其他宇宙中心论  通通看成大异端  滥用教会统治权  犯下滔天愚昧罪

我今当要正视听  再不允许基督徒  徦借教权论是非  我曾教导人啊人  你不可论断别人

以免被人所论断  不可论断一一切  因为你没有资格  因为你沒有全知   你不可能不犯错

你会有失大公正  你沒有真认识我  当然我亦未说透  不怪尔等误解我  只怪我未明白说

公元二千已出头  人类心智趋成熟  故我才来说真相  示我基督真面目  我是谁你又是谁

所有善男信女众  你等一听圣基督  马上想到十字架  是我耶稣受难相  千万不可再搞错

那只是个虚幻相  并非真正我基督  我今明白再申明  耶稣基督我是谁  过去从未跟你说

如今说透正是时  人得大救时己至  我必明白示真相  我即法界大总持  度生游戏总导演

法身如来唯一佛  最初用名普贤王  亦曾称名大上帝  或名真主行世间  或称安拉至尊大

或名基督大施主  三世诸佛口中说  我如来正遍知道  并非是指现前佛  其实是指唯一我

空非空王大空王  非是有相无我类  非是断灭或空空  不可见亦不可得  可见可得一切相

绝对绝对不是我  法界唯我不生灭  唯我所造生灭法  皆是名相无我法  一切基督信徒众

千万不可再搞错  否则历史大悲剧  难说不再重复出  基督圣教传世间  没有普传实证法

早期修道的传统  差不多已全抛弃  你等一切传教士  通通应该补上课  否则很难真通达

无能正确讲圣经  凡夫身心做圣事  岂能不出大差错  哪个基督圣教徒  敢说真能全通透


          我来人间做什么?

我无所从来亦无所从去  常住世间不曾灭  我一直观注着一一切  恆常不动恆住大乐大涅

槃  我从来沒有露过脸  亦从未说过有我在  我从来不曾做过什么亦没有任何事可做  我

不曾有什么名什么相什么法  今后亦不会再有  我不曾有所见不曾有所得  故可称我无见

无得者  我从来没有直接面对人类面对众生说过法  更没有象我今天这样赤身裸体地直说

我  我无所不做但什么亦沒做  我什么亦沒做但整个法界三世四世全是我在做  任何凡圣

众生做都是我在做  因为法界除我一切无  所以啊  法界正在发生一件空前绝后的大事一

切众生不可能沒感觉  我还没有公开借个人相大闪光  但我已经尽虚空尽遍法界情器二世

间  沒有例外完成了最高大法的笫一次普传  我在法界中心 在一切有情心中 彻底完成了

同体大悲 三位一体  以心传心  同心印授 你即是我  法界真我无二我  无法之法的普传

《〈无字真经》》必借文字说  〈〈 空非空王我之歌〉〉必借有相唱  我今借相借语说法

法  到底我来人间做什么 ?一切佛陀菩萨圣人类  一切诸天非天和人类  诸余神鬼夜叉罗

刹类  星宿诸天幻术魔王等  一切含灵诸有情  你们当听清  不要有疑问  不管你是何类

佛教徒 道教徒 基督教徒 伊斯兰教徒 戓其他真实救世的宗教徒  你们都不可以再划地为

牢自己囚自已  不可以小肚鸡肠排斥异己  更不可以再凭武力解决宗教爭端  再不允许相互

以异教徒 外道等名相互攻击  说是道非。。。。。。为什么?因为所有正教法  所有真实救

度方便门  绝无例外都是我法身如来所说所开我虽然没有公开露面做什么说什么  但一切

佛所说 菩萨说缘觉说声闻罗汉说  道门诸圣说  上帝说基督说真主安拉说  穆罕默德说 

一切凡圣众生说  通通都是我在说  是我借相借语说   一切圣贤皆依我大无为而示差别相

凡一切相皆是我身  凡一切音声皆是我语  凡一切众生心中分别念  没有例外皆是表我意

假若沒有我默示许可  法界中不可能发生任何事情  你等千万要弄明白  我之所说的准确

含义  我非有相性空无我偶像类  亦非虚无断灭或空空   我无名无相无法无上师  法界唯

我唯我造一切  唯我不生不灭不增减  凡有生灭变化无常必然非指我  故我所造一切名相生

灭法  必然性空无我无实质  你等千万不可再弄错  不可以再把任何虚假偶像当真我  否则

你们还会干出一些愚昧透顶的蠢事  自以为在捍卫我所说  却偏偏在对我所说进行最大的歪

曲和诽谤  自认为自己是虔诚的正统的信徒  却冾洽在做事背叛我的根本教义  你们相互不

知道  三世诸佛是谁  法报化佛以及恆沙数的分身佛到底又是谁  老子是谁  上帝是谁真

主安拉又是谁  耶稣基督是誰  穆罕默德又是谁  六道轮回诸众生  你们又是谁  情器二世

间  地水火风空大相  一一切到底是什么  从何而来  一切诸法本末究竟  有谁说得清  一

切佛经到底说了什么  <<道德经>>又在说什么  <<圣经>>和<<古兰经>>到底是多大的法  层

层次有多高  所有一切名相各异的不同教法  是否有根本的一致性  是否有同一来源  你们

真的搞清楚了吗?你们不可以永远稀里湖凃  我亦不能总把你们当孩子  你们更不能永远永远

把自己当心智不成熟的狂热信徒  而不去致力于弄清楚这一一切  到底是什么  到底为什么

我耶稣基督 救你人类免你一切罪不虚假  赐你大福德  你们不可以不弄清为什么  所有基督

徒不可以再迷信  我穆罕默德最后的先知  伟大无比  敢以真主名义说<<古兰经>>  毫无疑问

救你一切牧民和畜养的牛羊驼等傍生  绝无虚假安拉至大唯一主宰不欺世  所有穆斯林男女 

你们不可以永远只知享福而不努力去追求那个为什么  你们不可以永远跪拜在我穆圣脚下或

只追求一生去一次麦加做朝圣  却永远沒弄清  你们人啊和我穆圣人我  是不是同一个我  ?

所有的佛教徒 道教徒戓其他瑜伽行者  更应该弄清你们到底是谁? 因为我的教导归根结底即

是说:你就是我

 


          为什么你们不指控我

为了彻底救你们  我今愿坐被告席  我要你们指控我  我要听你做申辨  我要听你喊冤屈 

我要听你喊求救  一切杀盗滛重犯  即将下堕恶趣众  包括畜牧马羊牛  猪鸭鸡鱼饲养者

贩卖者或屠宰者  猎杀野生动物者  中国境内西藏区  新疆宁夏内蒙古  东北部份各牧場

东南沿海大鱼场  内河湖泊诸鱼场  一切鱼捕和牧民  还有肉食加工场  一切为利从业众

国外所有大牧场  撒哈拉南大草原  南美洲南牧牛业  澳洲大陆牧羊业  西欧农场牧乳业

涉及多少人类啊  难逃杀生宿命罪  盗业淫业从业众  其罪非小仅次杀  我说一切大罪人

不要错失逃罪机  我今准备开大恩  千万不可再糊凃  散漫度日不求救  空耗人生必后悔

我传人类福音书  圣经古兰法华经  称为三大福音书  你可闻说得入信  依信而入必得救

我今又传我之歌  总持一切救世经  总持一切宗教门  总持一切救度法  总持一切密咒王

法身如来我登场  救你不再和你商  有什么话尽管说  言者无罪我开许  欢迎你等指控我

尽你所能做申辩  喊冤求救尽力做  赐你无畏开心说  不要害怕说错话  我不以此论是非

更不凭此定你罪  谁若成功做辩护  我必免你一切罪  听你说法好开心  我等心领意会深

既然你说我是你  真真实实绝不虚  我等一切大罪人  戏台子上各类角  绝无例外你扮演

你是演员是导演  当然我等所造业  不论善业戓恶业  不论功过是与非  不论有罪或无罪

不论得失祸与福  其实全是你的事  是你一人全包办  假若没有你演戏  我等戏装套具等

岂能自动飞起来  画出世间一切色  是你一直玩我们  游戏快活好开心  我等不知真戓假

假戏真做好认真  苦乐幻觉生与死  罪福因果轮报受  我等真的太冤枉  故说我等一切罪

应该由你一人当  你说你要救我们  握有权柄免人罪  救我不再和我商  确实合情又合理

你不承担还有谁  除你再无第二人  我等一切戏中角  你你我我说不停  名相关系名相法

通通无我算性空  全是虚幻徦人格  故我等人一切罪  都是虚幻如梦影  若说谁人真有罪

谁人真正造一切  谁人就该担一切  你说是你造一切  当然有罪必是你  善哉善哉说得对

好说好说不再说  一切大罪我全担  免罪免罪全解脱  通我达我自免罪  无须再劳我救你


   经不轻传与非人  是我如来立传规

标价多高不过份  无量尘沙数金玉  不及我之歌半分  三千大千七宝聚  不如受持一四偈

刹那园满智福德  仅得听闻即解脱  发愿受持速证入  立断轮回超十地  敢作法王称古佛

绝对不是夸张语  成书标价仅象征  三万美金区区数  经不轻传与非人  是我如来立传规

你若发愿作施主  决心慷慨学如来  定将我赐骊龙珠  尽早赐福一切人  家家户户各一部

人手一册不落空  大愿不虚不欺我  相当大愿惊世间  不用你付半文钱  你可得赐我之歌

千万牢记我是谁  千万牢记你是我  千万牢记你大愿  不可忘失你是我  法身如来是我说

附:***非人者  不适当之人也  他不会领你赐福之恩  说不定他会反过来恶咬你。。。。


         上师可代表三宝吗?

上师若非名相法  已离无我虚妄相  如是上师如是说  即可代表三宝称  上师四宝集我身

否则无权如是说  妄称上师集三宝  贪图虚荣崇偶像  等同凡夫愚弄人  自欺欺世罪不小

岂有资格做上师  受众供养受顶礼  你可真的受得起  我今正当说清楚  所谓上师四宝说

是行方便示初学  并非究竟真实说  实言并无三宝法  更无上师笫四宝  法界唯我可称宝 

唯一我宝如来宝  真实道宝恒常宝  不生不灭不增减  远超无常无我法  只有我在可称宝

无我名相一切法  不可称宝越我位  一切上师当警觉  你当清楚你是谁  不可著相行布施

误导迷人入邪行  害人害己不可为  是宝我宝生三宝  三宝不过名三宝  称名佛宝不可见

不可闻更求不得  称名法宝不可说  无法可说不可闻  称名僧宝即无为  无修自园自清净

作与不作无分别  并不影响我本色  初学迷人要人导  方有我化导师行  上师导师或师父

不过暂时起作用  不可夸张太过度  弟子已受无上法  入我无为真实位  菩提心我定人格

搞定真实我身份  宿世一切虚假我  假我我执能所执  通通立断化泡影  师徒名份再无用

岂可不废行顶礼  你若真正是上师  不会看重虚假名  立断当机化迷情  冾到好处即收兵

一切弟子众有情  绝无例外全是我  岂可永远成下贱  跪我脚下损我威  是我唯一古佛说


        这个法还有什么修头

一步到位顶上顶  坐定我位施号令  佛力隋心大爆发  法界中心闹革命  如同核弹大爆炸 

威势迅猛不可挡  刹那粉粹无明城  横扫虚妄我我执  冲破迷乱能所执  大破一切名相网

杀尽千军如卷席  一切众生全得法  速萌大心要做佛  壮观未来胜空前  纵橫时空大开花

空非空王同名号  无量尘沙佛出世  众生世界佛世界  难有众生不做佛  如来所传一切法

八万四千如海山  定将成为过时品  放进历史陈列馆  如我认为无意义  放火烧光亦可以

普度游戏虽是戏  假戏真做的玩法  其实玩得太残酷  众生度尽真不易  劳我辛苦无量劫

是否还来重新玩  时间从我再启动  再展色身作舞台  再造众生入迷乱  除非我真太无聊

寂寞难耐闷得慌  否则再无他理由


          特别申明说如是

有谁敢说免人罪  除非他是我无疑  空非空王大空王  法身如来唯一佛  唯一主宰法界顶

度生游戏总导演  六道舞台总演员  只有入坐我之位  才有权柄免人罪  才可开许杀度门

才可与人立约定  按约司契巧施救  否则不可妄欺世  害人害己必无救  既便你是三世佛

亦算戏中的角色  你必遵守游戏规  不可越权传我法  既使报身或化身  有名有相有大威

亦传有相诸密法  但你不可越我位  妄称有权免人罪  凡有相皆虚妄相  不可妄执错当我

其余一切大菩萨  一切密迹金刚神  一切大自在天神  大梵天王及帝释  通通无权免人罪

不可与人立约定  妄称天主或上帝  或称真主称安拉  我化基督出世间  与人立约称新约

我曾以我上帝名  与人立约称旧约  成书名摩西五经  我曾降生阿拉伯  化显先知大圣人 

穆罕默德称其名  以我真主安拉名  宣说赐人古兰经  我曾化显一切佛  广开方便说法法

三藏四续诸经部  号称八万四千法  我曽化显诸天尊  诸仙导师传道门  号称道术三千六

燃灯天尊最有名  同是佛门燃灯佛  最近祖师都知道  是我化显称老子  紫气东来走西口

西出关伊喜拦住  方有道德五千言  世间一切宗教门  无为大法是根基  是我实相大真理

广开真实救度门  其余流行瑜伽术  未证无上瑜伽师  亦称上师在传教  其实还是我扮演

既便魔王魔邪教  同样未出我之外  普度游戏大热闹  正反角色都应有  绝对没有多余货

通通是我总导演  唯一演员在唱戏


       我导演是否可胡作非为

我是导演有大权  有大法力控一切  游戏马上全结束  游戏方向当改变  游戏剧情当调整

游戏一切随我转  但是我不可乱来  游戏还未结束前  不可废置因果律  任意干涉因果亊

不可过份变时空  任意搞乱常秩序  不可随心乱动念  以免天翻地又覆  如来心力转一切

一切必随我心转  故我必须行无为  随顺自然作任运  鸟飞天空不留影  船行水面不留痕

我虽已作人不知  人知我作时已晩  一切世事名依旧  山是山水还是水  可是实质皁已非

如今一切大不同  我行世间做一切  必要借相借语作  否则人类诸众生  根本无法听我说

游戏未到结束时  导演演员不登场  不可乱了游戏规  有失身份不可为  搞乱秩序大失职

故我虽是大导演  权倾一切顶上顶  但我必须要自控  不可滥用大威权  不可滥用神通力

只因我位太強大  扦一发必动大千  不在其位不谋政  已入我位你必能  善转法轮同诸佛

法界佛日永不落  世间有佛金刚山  常住不灭永不朽  不论你称何名号  其实通通都是我

诸佛出世或入灭  其实绝无生灭亊  不过我借密神通  说法表示相非我  离一切相方是我

号称如来大空王  戓名基督或安拉  法身如来唯一佛  至尊至大专指我  空非空王大空王

你等千万要明白  不可乱用诸概念  所谓某佛某如来  其实已落徦名相  真实所谓如来者

无名无相无法法  不落断空即是我  三世诸佛张口说  我如来正遍知道  并非是指名相佛 

真实是指唯一我  法身如来空非空  你等一切听法众  可能从未真听懂  否则你等大菩萨

必然早登如来位  岂用再作勤苦俢  未能跨越八九十  话说太多沒有用  法门太多易迷路

众生迷途难出头  皓首穷经空度日  经山论海律无涯  折杀多少出家人  佛法度人不虚徦

哪个法门是当机  问佛问谁佛何在  未见谁佛有所应  可你为啥不问我  你我相称同一体

同心印授我说法  我乃法界顶上尊  你真不该忘记我  除我之外别无佛  更无安拉圣基督

亦无法法可救你  速舍一切名相法  无我法中别找我  有我和你在一起  何不直认我是你

通我达我大通车  不用劳你大勤苦  只需无畏当下入  立断一切有为法  你即是我大园满

不用再作尘许修  法界顶尊我无上  是我说法在你心  是我说你在我心  你我相称作戏论

你必是我我是你  通我达我即做佛  敢称安拉圣基督  绝对不是打妄语  至尊至大是我说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所谓天地人合一  我是宇宙宇宙我  法界即我我法界  一即一切一切一  并非仅是句口号

实是所指实相态  真实所归必唯一  我即一切一切我  我是什么意何指  千万弄清别糊凃

勇敢放弃名相我  名相之我实非我  故名无我性空法  攀沿有为无我法  永无可能通达我 

如来正位真实地  离名离相离法法  不落断灭空空境  准确定位无差错  一步到位即完美

称名入我空非空  无相空相寂灭相  恆常大相无形大  非是性空非空空  故称空非空大王

放眼世相皆我身  一切音声皆我语  一切众生分别念  绝无例外表我意  风雨雷电等声相

通通是我在说法  时空纵横生灭相  没有例外表说法  是我借相借语说  妙转法轮遍一切

一切众生都是我  绝无例外你不是  硬要说你不是我  除非龟毛或兔角  否则不要出风头

错过救你大良机  你要后悔来不及  如来不说虚妄法  普度众生无虚说  否则救你无意义

等同魔说非我说  正因为你死不了  你才害怕堕地狱  为什么你死不了  因为有我同你在

生死涅槃永相连  从来不曾分离过  我是有情不死根  一切有情心中心  同体大悲我说法

你必是我绝不虚  救度原理简简单  千万不可小看我  如来救你免你罪  并非凭我大超能

其实仅凭一句话  一切一切全摆平  如来所依太简単  真的无修自然真  徦的勤俢不成真 

说你是我必做佛  绝对不是哄你玩  一切圣贤得成道  必取无为顿入我  否则永远在道外

捕风捉影瞎折腾  不生不灭无为我  绝非因俢而得成  有为生灭梦幻影  任你玩过天翻地

花样百出美兹兹  纵经劫俢永不得  去我甚远玩虚华  求名求相求法法  可知你在行邪道

愚昧行者空度日  无我法中求得我  你说你在干什么  放下一切全放下  一切徦我徦我执

一切迷乱能所执  一切罪福丑与美  一切善恶是与非  一切世相生灭相  我说通通全放下

除佛灭度偶像灭  现前无佛相非佛  我今说语细思量  不可马虎错解义  是我借相说法法

不可著相错认我  本末倒置再搞错  说你三岁孩不如  你要抗义贬低你  那话说来不中听

我显身相地球上  不碍我入太阳心  坐定日心观宇宙  为你描述我所见  我显身相遍处有

我却恆住法界顶  无所不在法界顶  尽遍虚空处处是  是我空王转法轮  身相非我全抛弃

我即自由大涅槃  纵橫时空任我游  如盘走珠大园通  问我何在我是谁  无所不在全是我

隋心所欲任我说  绝无错谬虚妄语  如来之所以如来  如是如是说如是  不是如是不说是


         真实大乘别错过  最后的即最初的 
我是阿尔法 我是俄米嘎

一切法必大平等  无为法上都是我  有为法上算无我  故说大乘平等法  大涅槃法无分别

生死涅槃我同在  名相有别我同一  凡夫定位名相我  故有徦我无我法  尘沙无量不可数

著相迷相颠倒心  离一切相方是我  法界无二唯一我  唯一真我法界顶  是我空非空大王

我是中心生一切  三身园满从我出  化生世间一切相  生灭无常无我法  唯我不生亦不灭

凡有生灭不是我  故我必然非万能  大智不称号全能  法界实相简简単  我加无我还是我

解脱与否关键处  无量劫数定位错  注定你必浪生死  轮回道上梦不醒  你做大梦不打紧

你要贪玩尽管玩  苦乐幻觉你受尽  我却恆住大涅槃  你若梦醒知我在  是你大觉来时晚

我今明白赐你佛  千真万确你是我  我才敢訁皆普度  如来不说虚妄法  绝不自欺欺众生

但有所说必赐福  能闻听懂即顶福  我不怕你信不信  简明真理谁都会  三岁小孩都明白

更不用说成年人  人类心智大成熟  来得太快胜空前  道理不给说明白  你必不卖我的単

人得大救凭智度  舍我大智只靠信  当然亦可得救度  但是并非得大救  一切宗教救度门

不可永远靠迷信  依信而入大救门  大方便力大决定  真实无欺是我说  我行方便施教化

无量劫数导利生  众生蒙化心成熟  早晩必来这一天  故我今作大言宣  一切多余再不做

无我法中别找我  三乘九乘大方便  不受诸法不分别  穏坐我位定盘心  平等观照无取舍

一切众生一切法  无不平等在我中  见相不迷谓之禅  处境不惊不怖畏  不随物转境见迁

是我不动如来定  所谓禅定波罗蜜  其余一切波罗度  通通具足我之中  是名无为涅槃心

戓名园觉菩提心  戓名无漏根力道  无漏觉无漏三昧  无漏禅定大解脱  一相一味大佛种

唯一离戏大无为  是我度生总导演  唯一演员唱大戏  徦戏真做超级戏  确非一般戏可比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